如临深渊

王叶喻中心。

【王喻】温柔的风03

心理治疗师王杰希x学生喻文州
期末考如期而至,原本成绩优秀的孙哲平居然挂了两科,张佳乐依旧专业排名第二,第一是黄少天,喻文州则退居第十。
黄少天很忐忑,生怕做了什么会让大孙和文州多想。
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,只要同学间成绩拉开距离,那么成绩好的那位无论做什么,都会产生问题。
在校是成绩,在社会是收入,一旦档次被拉开被固定,两个人的关系就更难维系。
孙哲平考完试就退学了,他离开得很突然,谁也没告诉,特别巧的是,在校门口遇见了张佳乐。
张佳乐上去给了他一拳:“孙哲平!大学三年你都撑过去了还差这最后一年?”
孙哲平没有躲,生生受了这一下:“没办法的,我们家现在只有我一个了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张佳乐想到他的家庭,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,半晌哑着喉咙说:“是你父亲…”
“他独自去找他的新生活了。”
“那你怎么办!他就没考虑过你么!”张佳乐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,胸口剧烈起伏。他真的想不到,会有人扔下自己的儿子远走高飞。
孙哲平轻描淡写地丢给他一句:“自力更生呗。”
自力更生?
张佳乐鼻子一酸,几乎落下泪来,他连忙转过身去,背对着孙哲平。
该说些什么?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,只能支持,只能祝福。
“孙哲平,你…加油。”
孙哲平拥抱了一下背对着他的张佳乐,之后拎起背包,大踏步地走向了夕阳落下的方向。
张佳乐不敢转过来,不敢看他离开的背影,僵直着背,一步步回到宿舍。
黄少天一眼看出张佳乐不对劲。刚出去还好好的,回来突然成了木头人,手都不知道摆哪儿了。
“张佳乐?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儿了?”
“没事。”张佳乐打开行李箱:“孙哲平退学了。”
“那你这是干嘛?要追随他的步伐?”
张佳乐收拾好衣服扯上箱子:“回家。我不能陪他,我要连同他的份,一起走下去。”
喻文州从书堆里抬起头来,一脸的茫然。
他是真的心里放空,几乎停滞。
室友退学了,这个时候应该表现出什么情绪呢?
难过?同情?还是什么其他的没法用语言形容的更为复杂的情愫?
他仿佛一个坏掉的娃娃,只有一具空壳摆在那里,苟延残喘。
黄少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给王杰希发了条消息「有空么最近?我想带文州去你那儿。」

「文州是你的新女朋友?恭喜。」

「什么女朋友!我室友!他最近很反常,反应超慢还逃避人际交往!」

「哦。我来和他直接联系吧,容易产生信任。」

「好,那文州可就交给你了啊。」

王杰希是黄少天在社交软件里认识的朋友,当地很出名的心理咨询师。
黄少天也是病急乱投医,只认识这么一个研究心理学相关的朋友,就忙不迭地把文州介绍过去了。
王杰希点开信息上下翻了翻,在笔记本上记上了一个名字——文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.老王终于远程出场!
我这里想表达的双花不是爱情向的,而是真哥们纯友情的关系。
并不是耽美文里就只有同性恋,也要写一些朋友关系和异性恋的嘛~
例行心疼我喻。

【王喻】温柔的风02

http://atypicalal.lofter.com/post/1d04bef3_10d17031

第一篇见链接

心理诊疗师王杰希x大学生喻文州
目前出现副cp有孙哲平x张佳乐
ps.班长龙套而已,不太会起名字,所以以后的龙套也都没名字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文州,这周也不回家么?我记得你家离学校很近的。”班长很贴心的揽过他的肩膀。
喻文州皱眉:“是很近,不过家里没人,回不回去也一样。”
“要不要来我家,我家也没人,不如一起做个伴吧。”
“不了,我还有兼职呢,下次吧。”喻文州摇摇头。
班长很惋惜的向他摆手离开了宿舍楼,整个宿舍现在只剩喻文州一个人了。
喻文州独自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,忽然觉得有一股巨大的疲惫感涌了出来,包围了他。
累。身体每寸细胞都在叫嚣,肩上一瞬间重如千斤,压得人根本喘不过气来。
明明什么也没做就特别累,仿佛呼吸,行走,交流都是极费力极难的事情。说不出的各种负面情绪瞬间涌上心头,又一瞬间全都消失。
他浑浑噩噩地关上宿舍门,把自己扔在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无比严实的一个球。
只想睡觉。
梦里也不甚平静,折腾了半晌从梦中惊醒,惊惧之余却发现半个身体都麻掉了。
“文州你醒了?”黄少天凑过来看他,喻文州看起来呆呆的,眼神空洞,一副放空的姿态,他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身边的人是谁。
“少天?”喻文州揉了揉眼睛“现在几点了?”
“都下午四点了文州。我这周社团有事就没回家,忙完了一回宿舍发现你居然睡了。最近是不是太累了?我看吧你也不用学那么狠,期末不挂科就行呗,身体重要啊,再这样下去都要累坏了。”黄少天弯腰给他整理被子:“走吧文州,我们出去吃饭,今天我请你,想吃什么都行。前几天你去开那什么会的时候宋晓带我去吃了一家火锅,超好吃的!”
喻文州把注意力放在左腿上,但是只有右腿可以动,根本起不来。
黄少天注意到他的动作一瞬间脸色变得很难看:“你怎么了?”
喻文州扯着嘴角笑了笑:“没事,腿麻了而已。”
他挣扎了一下没能坐起来,便扯扯黄少天:“少天,帮我扯一下二脚趾。”
黄少天依言扯了几秒,很快喻文州就不再腿麻了。他坐起来穿好鞋,刚要起身的时候被黄少天拉住了。
“文州你…经常这样么?”
喻文州只些微停顿了一下就回答他:“没。”
黄少天神情复杂地看向喻文州,喻文州只留给他一个倔强的背影。
他不肯说,黄少天只好装作不知道。
半晌,黄少天清了清嗓子:“文州,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的,咱们也是多年的同学了,对吧。”
喻文州点点头,没有做声,两个人陷入了沉默。
换成其他人碰见这个场面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,有黄少的地方居然会冷场?
可事实是喻文州几乎接近与世隔绝,黄少天能和他简单交流已经是很不容易了。
他们最后还是去吃了火锅,那家火锅店离学校不是很远,难得还经济实惠又干净卫生。
黄少天吃得汗流浃背,辣的喝了好几杯水。
喻文州其实也怕辣,但他是那种不管什么季节吃火锅也不会出汗的体质,看起来还要比黄少天的状况好一些。
最后黄少天打电话叫了张佳乐过来一起吃,孙哲平并没有来。
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怪,这叫什么事?
室友吵架冷战,文州状态不对。
他们宿舍撞邪了?
改天得弄张导员照片贴门上辟邪了。

【王喻】温柔的风01

医生王杰希x学生喻文州
文名来自rajor的同名歌,可以搭配食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喻文州!有你快递!”
黄少天一脚踹开不怎么结实的宿舍门,放下手里的几个快递盒子。
宿舍几个人各自取了自己的盒子,留下了一个薄薄的文件夹,收件人写着喻文州。
喻文州接过来用手撕开个口子,抖出一封信来。
“哇!什么年代了还写信?还用快递发,这么高逼格的么?”
喻文州只打开扫了一眼,就把信折了起来。
黄少天依旧不依不饶追问:“不会是哪个女孩子给的情书吧?哪个系的叫什么啊?叫出来给我们见见?”
坐在上铺的张佳乐拆开一包果冻,随手扔一个给黄少天:“行了吧你,别扯那没有边的事。这都大三了,以喻文州这条件要对象怎么可能没有?”
“也对。毕竟文州这么优秀,追求的人肯定不少。哥想当年也是追求者一抓一大把的。”黄少天接过果冻,掀开直接倒进嘴里。
张佳乐又丢一个果冻给喻文州,喻文州接过来跟他点点头,随口接道:“是啊,土木工程系和材料系女生都追着你跑。”
“土木和材料有女生么?”
“张佳乐你不说事实会憋死么?好像你有对象一样啧啧啧”
张佳乐放下手里那个还没吃光的果冻抬眼看他:“我有。”
“卧槽?怎么可能?!张佳乐你不是奉行独身主义么?这么快就背离组织了啊!”
孙哲平推门进来,脖子上还搭着一条毛巾。他恰好听到了黄少天的一番话,皱着眉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“昨天。”
黄少天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劲,摸到喻文州身边给他打字看。
黄少天在qq问喻文州:这什么情况?他们俩气氛不对啊?难不成张佳乐有对象孙哲平会不知道?这不应该啊,他们俩不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么?
喻文州低头看了眼手机,摇了摇头,回他:我也不清楚。
黄少天又飞快地打字:你呢?有情况?
喻文州依旧摇头:没,你想多了。
晚上洗漱的时候,黄少天发现上午的那封信被撕成几片扔在纸篓里。
他蹲下来,内心在打架。
看,还是不看?
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,黄少天捡出碎片简单拼了拼。
是一份心理评级报告,视线落到最后,上面写着抑郁症和强迫症。
他揉了把脸,把碎纸攥成个球又丢了回去。
有很多话一时间涌了上来,到嘴边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仿佛被拔了舌头的鹦鹉,嘴拙得很。
黄少天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,应该说点什么,又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太正当,一时间站在床边有点茫然。
喻文州还在看书,支着个小台灯,看他傻站着也没多说话,放下书按灭了台灯。
“很晚了,睡吧。”
黄少天捏捏鼻梁,倒头睡觉去了。
喻文州在一片黑暗里睁着眼,盯着看不见的天花板,眼神空洞。